苏沐秋,秋木苏。

师青玄
“你不要给我!救命啊!!!救命啊!!”
“你想干什么?”
“我想死”
其实可能也不是只想了死,像是想了很多,就像是想到了每一次闯祸惹事都是我哥在给我善后,好像想到了还没做天官的时候,好像想到了不久前明兄……不,贺玄刚刚说的改格换命,其实也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敢想。
师无渡
写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去写水师,他不是一个好人,他只是一个好哥哥,我不知道该不该心疼他,因为贺玄所受的不一定比他少,我记得我见过一段话,牢狱里的泔水有多难以下咽,空有一身才学频频落榜是怎样的失落。更没有人知道,一介文弱书生究竟哪来的一股绝望的力气手刃了仇敌,收敛了尸骨。他也曾是,风流翩翩少年郎。但其实师无渡……其实,不说也罢。

tag算是私心吧……扰到了致歉。

絮絮叨叨的一个关于苏沐秋

知道苏沐秋这个人,比知道全职高手还要早,15年下旬无意听人提到他的故事,为他惋惜,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16年中下旬花了三天三夜看完全职高手,嗯没睡觉的那种。喜欢上了这一个人,那时候……不久前刚查出重度抑郁症+重度焦虑症,所以大概是很希望变成苏沐秋这样一个人,坚强,阳光,耀眼,自信。
——————————————————————————————
然后我看到了一篇文,没看全职前就看到了那篇文,我觉得太雷人了就发了雷文墙玩玩,也仅仅是玩玩,本来……我也是记不起那篇文的,16年的时候,很巧,我又在雷文墙上看到那篇文,为苏沐秋感到愤怒,感到……悲哀。
——————————————————————————————
最后是个各位写手画手的一句话。
求求你们放过伞哥,放过我,我看到那篇文的时候几近精神崩溃,你凭什么这样对苏沐秋?谁准你这么对他?我不站cp了,真的,如果是这样,我只想喜欢他这样一个人,我想他好好的。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嘻嘻嘻嘻

想写文,但是我好懒
思伊人真好看,可他们都说不好看,我们不一样。

没有不存在的

武当提剑静静伫立于桃树下,些许花瓣落于他肩头,似是暗香的一场梦,暗香隐身近前,带着兰花香,令武当有些厌醉。一股凉意喷洒在武当的脸上,应是隐身的时间过了,暗香手上还握着一把匕首,尖上反射出银光。武当松开提剑的手,剑落在地上一声哐啷的声音发出,暗香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能抿了抿干涩的唇,闭紧了嘴巴。暗香反手举起匕首抵于武当喉间,武当全然不在意的笑了笑,“小暗香长大了呢。”温柔的令人哑然,暗香有些嘶哑的声音自喉间传来“闭嘴!”武当愣了愣,抬手摸了摸暗香眼角滑落的泪水“哭什么,道长心悦你啊。”

嗯,没了。

听说宋神宗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听小姐姐说宋神宗赵顼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数几载,得遇介卿一人辅佐江山,亦是足矣。”
“臣惶恐。”
“介卿,在与朕阔谈一回这江山罢。”
“……如今江山动荡,朝廷混乱,臣已老无力在辅佐陛下。”
————————
“要走了吗?”
“恩……”
“介卿……走罢。”
————————
不过几载岁月,物是人非。
20岁当上皇帝,38岁逝去的宋神宗赵顼,我还是搞不明白,他温柔在哪里?


我历史不好有错指出我改正谢谢,小学生文笔emmm

午夜,王者峡谷,又是一场战争,那是韩信第一次看到李白。
没什么感觉,有点莫名的愧疚感。
李白是王者峡谷的大众情人,被认风流自是风流。
第一次见到韩信,爱跳,有点晃眼,见人都叫他韩跳跳。
正午,稷下长安,一场告别老宫本离去的聚会,那是韩信第二次见到李白。
虽经常见他带着酒葫芦却从未见他喝过,一饮而尽的潇洒模样,酒葫芦里的酒像是永远喝不完,而李白像是永远不会醉。
李白爱饮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爱,大抵是什么时候和人饮过一场,便终生难忘。
第二次见到韩信,看他对着自己的酒葫芦发愣,好笑,无言。
韩信第三次见到李白,那人依旧把酒笑天下潇洒性子,只是换了个模样,紫发狐耳,很显然是和自己一般被迫露出原样,看着那模样心越来越愧疚。
李白第三次看到韩信,那人白发高高束起,头上白色龙角隐隐露出,那白龙因喝酒略带微红的脸颊,以及白龙上挑的剑眉,意外的有点醉人。
韩信最后一次看见李白是在王者峡谷的战争中,李白是敌对之人,白龙吟啸天下震,千年之狐风流自若岂不知?
“重言,对不起。”青莲剑刺入那白龙胸膛脸上是潇洒笑容只是有点悲伤。
“狐狸,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遇见你,谢谢你让我死在你手里。
当年青丘狐族被灭,李白恨不得将那白龙千刀万剐,如今又该如何。
当年青丘狐族被灭,韩信心中的愧疚溢满了那胸膛,如今总算还清。
李白抱紧了那白龙,恨极了他,爱极了他,包含千年回忆的泪水流出“重言…”
能不能在重头来过?…
怕是…回不去了…
但愿长醉不复醒。
“重言…什么时候在醉一场…”

曾经一度天真的以为我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