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秋

所食人口两三万,人心终不离

  《唐语林》中有云“臣被围四十七日,凡一千二百余阵。”张巡被围困了四十七天,打了一千两百多场仗。那时候他多少人?敌军又是多少人。他不过六千多人,敌军足足有十三万人之多,六千多人对抗十三万的人。一千两百多场仗是什么概念?我无法想象。但我知道,四十七天,打一千两百多场仗就是每天近乎要打25场仗之多。
  粮没了?吃树皮,吃战马,吃老鼠,吃罗雀,甚至是吃老弱妇孺。
  吃人,这绝对是一个足以被后世史家刀笔百年的做为。张巡是一个文人,怎会不懂这些?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些。而最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旧唐书》中所道的“所食人口两三万,人心终不离。”这五个字,人心终不离,沉重又悲恸。
  在无外援且无粮的情况下,张巡就这么硬生生拖住了叛军。在最后睢阳被攻陷的时候亦未屈服。百家讲坛大唐英雄传中有一期叫铮铮铁骨的张巡。如何个铮铮铁骨?贺兰进明不肯借兵?国家不肯增援?没有粮食了?即便咬碎牙齿也要守住睢阳。吃人受后世史家刀笔也要死守睢阳。只为保住大唐半壁江山。如何不铮铮铁骨?!
  那时候足足有两百多名叛军转而投靠张巡,尽管知道睢阳已是一座死城,却依然这么做。足以见张巡有多得军心。
  有人说“即使张巡很有担当,很有勇气,可我还是觉得吃人很没有人性,杀了附近的百姓去救其它的百姓,拆东墙补西墙,而且怎么可以吃人呢?他自己也是人啊,完全敬佩不起来。”
  吃人肉喝人血,又有谁会愿意这么去做呢?一个人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这么做?吃人这件事,除了被吃的人和他们的亲人,没有人能够去指责张巡,更何况是生在太平年代的我们。
  

没有不存在的

武当提剑静静伫立于桃树下,些许花瓣落于他肩头,似是暗香的一场梦,暗香隐身近前,带着兰花香,令武当有些厌醉。一股凉意喷洒在武当的脸上,应是隐身的时间过了,暗香手上还握着一把匕首,尖上反射出银光。武当松开提剑的手,剑落在地上一声哐啷的声音发出,暗香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能抿了抿干涩的唇,闭紧了嘴巴。暗香反手举起匕首抵于武当喉间,武当全然不在意的笑了笑,“小暗香长大了呢。”温柔的令人哑然,暗香有些嘶哑的声音自喉间传来“闭嘴!”武当愣了愣,抬手摸了摸暗香眼角滑落的泪水“哭什么,道长心悦你啊。”

嗯,没了。

听说宋神宗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听小姐姐说宋神宗赵顼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数几载,得遇介卿一人辅佐江山,亦是足矣。”
“臣惶恐。”
“介卿,在与朕阔谈一回这江山罢。”
“……如今江山动荡,朝廷混乱,臣已老无力在辅佐陛下。”
————————
“要走了吗?”
“恩……”
“介卿……走罢。”
————————
不过几载岁月,物是人非。
20岁当上皇帝,38岁逝去的宋神宗赵顼,我还是搞不明白,他温柔在哪里?


我历史不好有错指出我改正谢谢,小学生文笔emmm